职业的高低贵贱和人生重心的选择——一些杂乱的感想

值班,现在难得的闲暇下来写些东西的时间,至于像不久前长达一个半月的培训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遥想当年,我未娶,你未嫁,即便是后来工作了,单身的生活也有大把空白的时间可以用来写、画、挥霍。而现在家务和孩子几乎把奢侈的闲暇填的满满的,等哄完孩子睡觉也就精疲力尽了。于是越发能够理解为何年龄越大,时间过得越快,童年暑假悠悠,除了发呆和找乐子,时光过的丰富而又回味悠长。而回归到人生的主线任务上,结婚、育儿、生活,不得不面对的各种生活压力——这些佛教里称作的苦,知道这些才是支撑人类繁衍的重要任务啊。

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那个上帝分配寿命的故事说的好,人20年的无忧无虑,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20年如马一样四处奔波劳碌,20年如牛一般托着包袱,养家糊口、辛勤劳作,10年像狗一样看家护院、守护孩子,再往后就如猴子一般逗子孙乐,游戏人生。

如果有高下之分的话,成家立业,繁衍后代这些主线任务自然成了人生中的重要任务了排到高处了。年轻的时候除了高中前的学业的压力,大学的时光应该是最闲适而美妙的,远离家乡,无拘无束。可以有那么多的精力去体验各种有趣的事情,参加社团,听报告会,三下乡,还可以组织活动,演出节目,参加学生会,玩网络游戏,体验虚拟世界,去英语角。交和自己合得来的朋友,读自己爱读的书,学习自己感兴趣的学问。大学的生活是宝贵的,在父母提供的衣食无忧的庇护下,享受着最大的自由度,纯洁的金字塔中,即便丢了钱包也会有人给送到宿舍,从塔中窥探,这个世界有无数的门对你敞开着,让你憧憬和欣赏。

而后就是不到三年的北漂时光,有了工作,初步体会到了社会的艰辛和人情的冷暖及生活的不易。但即便这样,因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单身状态,有自己的经济来源,依然是相当的自由。走南闯北,见识过广州深圳的繁华先进,体会过京城的文化底蕴,飘忽不定的工作却更像流浪,我没有读研究生,感觉这三年就是我在社会大学上的研究生,就像古代的游学的精力。从办公楼俯瞰奥林匹克公园,高档的5A级写字楼楼上就是腾讯的北京总部,在北京求职公寓7、8个人住一起,通州村里找人合租回迁房,也在地下室里不见天日,每天2块钱横贯北京城两次在地铁上补觉。798不花门票就可以感受各种先锋艺术;传媒大学、中央戏剧学院里可以随处闲逛;去过首图、国图,老国展里有人头攒动如沙丁鱼罐头的招聘会也有展示尖端器材,产品琳琅满目的展览,和玩网游的同好一块漫展摆摊也和一块漂泊找工作的舍友小店吟诗饮酒。有在租房的屋子里自己做饭的乐趣,也有遍访京城各色美食的闲适,更有感冒发烧支气管炎在潘家园医院两瓶液都输不起,猫在地下室咳嗽的快要死去。此中体验酸甜苦辣,五味聚陈也算阅历丰富了。

后来便听从家里的建议,考了家乡乡镇的事业编干着。以前生活虽然丰富,却感觉虚无缥缈、飘忽不定,北京令人眼花缭乱的好东西很多,大部分都不属于我。乡镇虽然艰苦清淡,但干起来踏实,能看到一些执行的政策实实在在的在改变着当下人民的生活。我感觉如果分出高低,无疑后者占上。

以前画过漫画,曾经想着把画画当成自己的主业。按道理其实未尝不可,因为任何事情到了极致都是相通的,可以悟出普适的东西来,但前段时间看过著名画家戴敦邦先生的《种瓜拾豆集》,里面说绘画也不过是雕虫小技,最近在邯郸培训的院长也认为琴棋书画这些相比“修齐治平”的儒家主线任务来说,只不过填补空闲时间的调剂,上不了台面。一千年前的王维,虽然诗歌、绘画造诣极高,但也是仕途不顺、人生受挫后的无奈之举,在他本人看来或许就是个“无心插柳柳成荫”。从到基层、到党办、再到考取公务员到了政法系统,越发体会到,这些社会治理的工作确实要比只是鼓捣一些创意点子来的实在,也难怪有些家长更想让孩子们从政,考公务员、选建筑、经济类的专业了,在这些专业所从事的工作中能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人类在历史上活动的壮阔和发展历程,能够辅助帮你理解一些基本的哲学思想,如果没有这些经历,相信即便创作也很难写出深刻的东西了吧。

——2018年7月15日 单位值班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