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之所(一)

以前阅读(大部分网上阅读)有个习惯,就是把看到比较有感触的段落、句子摘抄下来,贴到lofter的一个轻博客上,从2012年到现在也持续了6年之久,但很少回过头去看一看以前的积累,于是趁着有这个新的落脚点,不定期的摘抄出来,一是整理,二来回顾。今天是第一篇,主要是2012年的文章。

尼采《关于身体的美学》

路遥《平凡的世界》

《人生的路,是不是越走越难?》——纪念潘晓讨论30周年系列讨论摘抄

伯恩.霍加斯论艺术

莫言诺奖演说全程实录:《讲故事的人》

印度大使股儒吉的话

美学的一些摘抄 20121010

怀有强力意志的身体在创造、给予、享受、狂欢、陶醉、自我提升,在激发自己的兽性,在让思想成为生命力丰盈的内在现实,这就是美最根本的起源。在这个过程中,美或者不美的问题可以归结为力的对比,即人是否能通过自己的力收编客体;如果能,则事物为美,反之,则丑;因而身体的强力意志勇于面对有疑问和可怕的事物,敢于忍受苦难,把异常的痛苦转化为异常的欢乐,视苦难为生命的兴奋剂,在对磨难的坦然承担和对命运的欣然接受中创造和体验壮美。正如审美的领域决定于生命的光学一样。因此,美与丑是相对的,凡是有利于生命力的生长者(哪怕是以否定的形式出现),有利于身体主体实现其意志的存在,都是美的,而让人想起生命颓败的东西和产生这种颓败的道德、价值、主义则是丑的。有思想,亦即,审美乃是身体各部分机能(包括“意志之手”)整体协作的结果,此时感性即是神性,自我肯定的意志贯穿于人所是的身体,自豪、忘情、放纵的快乐充盈于其中,并向世界流溢乃至喷射;作为表象的和作为意志之对象化的世界,也同样变得丰盈,强大,美好。此时人即使面对可疑、危险、有害之物,也会肯定自身,在对丑陋和恐怖的超越中增强自己的生命。既然美学归根结底乃是生命的力学和光学,那么,事物美与不美的问题就是个伪问题,真正的问题是个体的生命是否足够强大。强大的生命将事物诗化和圣化了,于是我们称之为美的。这种对事物的诗化和圣化既包括对事物的实际改造,更是对世界所是的表象的升华,而后者正是广义的艺术家的工作。广义的艺术家在将作为表象的世界升华时,也使人自身变得完美。艺术总是“作为肌肉和和感情的暗示而发挥作用的”,天然地具有“健身作用”,因而艺术对生命的祝福就是对肉身的祝福,艺术是身体美学存在的最高形态。瓦雷里说画家“提供他的身体”。事实上我们也看不见一个心灵何以能作画。正是在把他的身体借用给世界的时候,画家才把世界变成给画。为了理解这种变体(transubstantiation),必须找回正在作用的,现时的身体,它不是空间之一隅或者作用之一环,它是视觉与运动间一个纽带。——尼采《关于身体的美学》

20121121

谁让你读了那么些书,又知道了双水村以外还有一个大世界。如果你从小就在这个天地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你现在就会和乡亲抱同一个理想:经过几年的辛劳,像大哥一样娶个满意的媳妇,生个胖儿子,加上你的体魄,会成为一名相当出色的庄稼人。不幸的是,你知道得太多了,思考得太多了,因此才有了这种不能为周围所理解的苦恼……

既然周围人不能理解他的苦恼,少平也就不会把自己的苦恼表现出来。在日常生活中,他尽量要求自己用现实主义态度来判断一切。……

他一个人独处这天老地荒的山野,一种强烈的愿望就不断从内心升起:他不能就甘心在双水村静悄悄的生活一辈子!他老是感觉远方有一种东西在召唤他。他在不间断的做着远行的梦。

外面等待他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他难以想象。当然,有一点是肯定的——一切都将无比艰难;他赤手空拳,无异于一丛飘蓬。……

我们这个星球上,每天都要发生许多变化。有人倒霉了,有人走运了;有人在创造历史,历史也在成全或抛弃某些人。每一分钟都有新的生命欣喜的降生到这个世界,同时也把另一些人送进坟墓。这边万里无云,阳光灿烂;那边就可能风云骤起,地裂山崩。世界没有一天是平静的。

可是对大多数人来说,生活的变化是缓慢的。今天和昨天似乎没有什么不同;明天也可能和今天一样。也许人一生仅仅有那么一两个辉煌的瞬间——甚至一生都可能在平淡无奇中度过。

不过,细想起来,每个人的生活同样也是一个世界。及时最平凡的人,也得要为他那个世界的存在而战斗。从这个意义上说,在这些平凡的世界里,也没有一天是平静的。因此,大多数普通人不会像飘飘欲仙的老庄,时常把自己看作是一粒尘埃——尽管地球在浩淼的宇宙中也只不过是一粒尘埃罢了。

少平已经适应了这个底层社会的生活。尽管他有香皂和牙具,也不往出拿来不洗脸,不洗脚,更不要说刷牙了。吃饭和别人一样,端着老碗往地上一蹲,有声邮箱地往嘴里扒拉。说话是粗鲁的。走路拱着腰,手背抄起或捅在袖口里;两条腿故意弄成罗圈型。吐痰像子弹出堂一般拉大便完和其他工匠一样拿土疙瘩当手纸。没有人看出他是个识字人,并且还当过“先生”呢。

——————《平凡的世界》路遥

20121201  伯恩.霍加斯论艺术(节选)

“艺术的过程不是简单的不受控制的自由表达,它是基于对历史的理解与经验而形成的自由表达及清晰判断的结果。在艺术背后,它是一种劳动,包括准备,筛选,寻找和成形等,并通过诸多的艺术准则才渐趋成熟。但成熟并不是最后阶段,事实上,它是一个开始阶段,它标志着形成阶段的结束,并带来创造性的发展。

艺术和其它领域一样,实验是成长的根基,但它的文化土壤是智慧之源。如果土壤贫瘠,根就会枯萎,艺术的将来就会成为泡影。

在今天的世界,与人体解剖及传统美德相背离的艺术,对创造性来说不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然而,新的理性奔放需源于坚实的基础才能表达新的复杂性。如果新发现的小路是从旧的大路而来,谁又能否认两者的联系?谁能否认维萨列恩与加伦之间,爱因斯坦与牛顿之间,萨尔克宇巴斯德之间及毕加索与乔托之间的联系。”——伯恩.霍加斯

20121210《人生的路,是不是越走越难?》——纪念潘晓讨论30周年系列讨论摘抄(一)

近日无意间翻阅到2011年《中国青年》的一些文章,对于现如今的工作和生活中的困惑很有启发,摘抄一些放到这里的,以便以后温习的时候方便查阅。

1“潘晓”有一个著名论断:主观为我,客观为别人。

“我们不能因为社会上存在著垃圾就像苍蝇那样活着。”

2在“不跑不送,官位不动”的困惑中,该如何选择呢?事实上,这是选择“坚守”还是“放弃”原则的问题。一位哲人说过:“人生最危险的境地是贪婪”。因此,决定人生成功的,绝不仅仅是才智和技巧,而是一个人面对各种不可抗拒的诱惑时是否恪守信念。……关键还在于有没有坚定的政治信念、敏锐的政治头脑、科学的认识水平、综合的领导能力以及人格魅力等。……在用人上是重实绩、重能力、重人品的。对于阴暗的东西不是不要看,而是要学会怎么看。要学会看大局,看方向……

温家宝总理说过:一个人不管从事什么职业,只要他一生为人民做好事,人民就会永远纪念他。这席话直白的告诉我们:事业是否成功,人生过得是否有意义,其根本不在于当了什么“官”,而在于做了什么“事”。

心系祖国,心系人民,永远都应是仕途青年奋斗的准则。

《有限与无限》——吴学增

3当然,我绝不是希望你随大流,在觥筹交错的酒光里找寻什么人生坐标,在委屈逢迎间开辟你的所谓的仕途之路。我希望你能收起你的锐利和锋芒,把这棵清高孤傲的雪莲种在心中。人是需要朋友的,作为一名领导干部你更需要一个团队,因为我认为个人英雄主义拯救不了世界。

我觉得你太极端了,或者是内心根本就是怀着上贼船的情绪在送你所谓的“礼”,甚至自己都不曾留意到你在送礼过程中流露的无奈和不屑。这个社会,有很多腐化堕落、价值观严重出现偏差的官员,他们“用人唯金,用人唯亲”,但我依然坚信,还是有很多心怀正义、忧国忧民的好官员。李波,你看到他们忙碌而高贵的身影了吗?

每个人都努力做最好的自己,这就够了。无论你是身居海外的社会精英,还是像我这样一个普通乡村中学的女教师。最后,深切的祝福你,仕途之路,越走越宽!

《种一棵雪莲在心中》——林蕾

莫言诺奖演说全程实录:《讲故事的人》(摘抄)

要你心存善良,多做好事,即便是丑,也能变美。

作家之所以会受到其他作家影响,是因为影响者和被影响者灵魂相似。

在创建我的文学领地“高密东北乡”的过程中,美国的威廉·福克纳和哥伦比亚的加西亚·马尔克斯给了我重要启发。我对他们的阅读并不认真,但他们开天辟地的豪迈精神激励了我,使我明白了一个作家必须要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地方。一个人在日常生活中应该谦卑退让,但在文学创作中,必需颐指气使,独断专行。

艰难生活让我明白了真正的勇敢和悲悯。

可能是因为我经历过长期的艰难生活,使我对人性有较为深刻的了解,我知道真正的勇敢是什么,也明白真正的悲悯是什么。我知道,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难用是非善恶准确定型的朦胧地带。而这片地带,正是文学家施展才华的广阔天地。只要是准确地、生动地描写了这个充满矛盾的朦胧地带的作品,也就必然地超越了政治并具备了优秀文学的品质。

对一个作家来说,最好的说话方式是写作。我该说的话都写进了我的作品里,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当众人都哭时,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当哭成为一种表演时,更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

请允许我讲最后一个故事,这也是许多年前我爷爷讲给我听过的,有八个外出打工的泥瓦匠,为避一场暴风雨,躲进了一座破庙。外边的雷声一阵紧似一阵,一个个的火球,在庙门外滚来滚去。空中似乎还有吱吱的龙叫声。众人都胆战心惊,面如土色。有一个人说:“我们八个人中,必定有一个人干过伤天害理的坏事,谁干过坏事,就自己走出庙接受惩罚吧,免得让我们好人受到牵连。”自然没有人愿意出去。又有人提议道:“既然大家都不想出去,那我们就将自己的草帽往外抛吧,谁的草帽被刮出庙门,就说明谁干了坏事,那就请他出去接受惩罚。”于是大家就将自己的草帽往庙门外抛,七个人的草帽被刮回了庙内,只有一个人的草帽被卷了出去。大家就催这个人出去受罚,他自然不愿出去,众人便将他抬起来扔出了庙门。故事结局我估计大家都猜到了——那个人刚刚被扔出庙门,那座破庙便哄然倒塌。

20121228

凡是你排斥的,就是你所要学习的

去爱一个喜欢你的人,没什么了不起。

去爱一个爱你的人,你什么分数也得不到。

去爱一个你不喜欢的人,你一定会在生命中学到一些东西。

去爱一个无缘无故责备你的人,你就学到了生命的艺术。

——印度大使股儒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