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内印象

这段时间单位组织了培训,会有相当一段的时间来整理和思考一些问题,所以会更新多一些。那么就从进入体质内,特别是进入政法系统以后的一些印象作为开篇吧,这些发生的较近,直观的印象记得比较清楚。
培训的场所是在古代赵国首都邯郸附近,周边有个水库形成的湖,虽算不上风景名胜,但环境也算不错。培训可以算是体制内的福利之一,虽然在企业也有过,但一切费用都给报销,完全脱产,一下子个把月,恐怕也只有政府机关有这个财力和胆量了,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在体制内工作的稳定,上级舍得花大力气去培养,因为经过千军万马走过来的人无论是出于自己的投入还是上一辈家长的观念,都不会轻易的抛弃掉这份稳定的工作,它无论在社会地位还是收入上都是有保障的,可以说如果不是国家大的机构改革或是政权覆灭、只要不范大的原则性错误,都可以安稳的上到退休。不过话又说回来,近几年国家也稳步推出了一系列改革措施,这些政策和文件表面上看来都只是一些微小和局部的调整,有一些也之前在一些地方做过试点,但是架不住今天一个文件、明天一个文件,最终也就量变到质变了。今年提出的国家机构改革,更是大刀阔斧,之前好多部门的领导怕是“被二线”,或者干脆免去了实职,所以,唯有变化才是不变的。有人曾经说过,体制内最好的状态就是离开体质后依然具备生存的更好的能力,我感觉每一个为国家打工的人们都应该有这个觉悟。
好了,回归正题,自从去年10月份进入政法系统后,经过大半年的耳濡目染、亲历亲为,大体也形成了一个整体的印象。和乡镇、党办不同,法检公,特别是法检,由于是独立的“一府两院”序列,由宪法赋予的职能,更多是以法律业务为主导的职能部门,这也是最近提出的要以审判为中心的司法体系,而党群部门和政府序列,由于直接受制于党委和政府的领导,平时意识形态类的工作也要做的多一些。当然,由于我党的中心领导地位,检察、法院依然会以院党组、政治处等部门贯彻上级的旨意,只是一些“扫卫生类”的工作少干一些罢了。由于法检两部门由全国人大选举,受人大监督,所以一些工作会被冠以“人民的名义”,但因为国家是人民的国家,所以归根到底,这些部门还是国家的工具,尤其是惩治预防犯罪方面,它为国家机器长治久安的运行下去扫清障碍。
政法部门的这些功能其实是近代社会分工日趋明细后才产生的,古代的时候,由于人口少,文化低,通过科举选拔出来的地方官员主要任务就是为皇帝收赋税、搞综治(主要就是社会治安),作为行政和法务等多个角色的集合体,握有断案的司法权。如今这些功能细化了,同时参考西方的法律体系,于是也就分化出来了检察院和法院。公安部门相对法检的工作要累,因为它是直接接受政府的领导,政府的领导们也会有事没事的动用公安强制力量,有非法上访了叫公安、出现事故了叫公安、领导来了开路护路也要叫公安,当然治安案件来了这个本职工作肯定是跑不掉的。公安干警里面有一大批是之前直接从公安院校招录来的,但现在这个通路慢慢的被堵死了,现在公务员逢进必考,任务重忙不过来只能通过协勤、特警之类的临时工来充实进警察队伍干活,但是毕竟没有司法背景,素质低一等,出现问题后被社会曝光了,也只能拿“临时工”的牌子抵挡。公安干警的辛苦有目共睹,他们是化解群众矛盾处于维稳一线的中坚力量。
鉴于上面说到大部分公安干警没有法学基础,所以也就催生了检察院的检查,对于移送来的案卷,会出现很多试用法律错误,案件证据不足的错误,这就需要检察院的检察官们出动,帮他们缕清关系,关系到这个案子是否能够批捕、需不需要退查、是否可以判刑、以何种罪名起诉等等,这些主要就是公诉部门的业务。以前还有职务犯罪惩治这条职能呢,但今年宪法改了,权利也都集中到党的手底下了。听以前的同事说,反贪、反渎一年也办不几个案子,移交到公诉后也是墨墨唧唧的,但党委和政府部门都不得不重视这项工作,因为关系到他们的乌纱帽,关系到自己的种种投资和努力是否会得到回报,所以很大程度上这就是种威慑,用句不太适合的话就叫“不战而屈人之兵”。当然这只是前话,现在这“两柄剑”被拿掉了,人民的名义也没法拍第二部了,听同事说几年财政拨经费至少砍掉了1/3,以后说不定还要往下减少。以前风光的时候,两反部门的家具都是别的单位“赞助”的,办案经费也相当充足,现在也只能是“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俗话说的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物极必反,权利过于集中的后果只能是被削弱。
法院平时接触的也不多,平时也就跟着公诉人出个庭,做个笔录什么的。但是从侧面可以感觉出来,法院的法官只有很少的几个人负责审判刑事案件,大多法官负责审理数量繁多涉及利益民事案件。打官司告状都是矛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了,要不也不会有人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来打官司,虽然我们法律工作者想彰显求司法公正,但是“打官司没有好结果”这种说法也不能不说没有道理。我们的法官们也是站在维护社会稳定的一线的,这从每天法院门口上访告状的人们就可以看出来,信访局不管的应该都会被推到法院来了。“吃完原告吃被告”也不是那么好吃的不是?
所以这几个单位相比而言,工作繁忙程度是公安>法院>检察院,当然,由于员额制这种司法体制改革,办案检察官的减少,导致检察官们也忙的团团转,所以好多时候能够私下调解的事就不要轻易动用司法资源了。
政法系统资源的宝贵,当然也催生了一些特权。这里单独说一下警车,警车和医院的120一样属于特权车,可以超速、逆行、响警报,违章了不用交罚款、过本市的收费站不交钱等等,当然这些本来是为了节约司法资源,提高惩治犯罪的效率为出发点的,是普通大众出于对法律的敬畏(120是对生命的敬畏),不得不说由于系统内人员来源五花八门,素质良莠不齐,有人就抱着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态度来使用这些权利,有时只是去市里开个会或是去外地开个庭就要一路警报,左超右拐,极其扰民,这些其实是对自己生命的极其不负责任,也是对公信力的一种挥霍。
好吧,一不小心就写多了,暂时告一段落,以后继续。

2018年5月6日星期日
于国家检察官学院邯郸分院大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