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之岛

2015年6月新婚蜜月,和爱人选择了泰国南部的苏梅岛。那时大把的中国人还都聚集在普吉岛、芭提雅,这座岛则很少见到国人,显得相当清净。酒店的房间一眼就能望见大海,右前方还能看到一座小岛,于是在那里的几天,我抽空就拍拍这座小岛。海上风云变幻,一天之内气象万千,变换莫测,于是就有了这组照片。

考虑过365天拍同一个东西的项目,在知乎上看到许多推荐,有外国人拍一棵树的四季变化出了书的,有国人连续三年拍西湖边上的一棵树和周围人文景观并且得了何塞奖的,还有随手拍天空,记录下光影变换和PM2.5是否爆表的。

本来是静止的事物,加上了时间的维度便成了行为,有了故事。

终究是时间赋予了事物的深度,谱写出了这世间变动和永恒啊。

之前听宋冬野的《空港曲》,感觉每个人就如同这海中的小岛,偶尔有人和船只登陆,但更多的时间是我们自己和自己相处,只是不同的心境幻化成了周围变换的风云。

神山净土

2012年5月,从西藏返航重庆的时候,在万米高空向下俯视,穿越苍山之巅,云中浮现出一座座雪山,那里可有神仙居住?相机不像手机,没有定位功能,要不然便会知道她的名字。小隐隐于山,中隐隐于市, 大隐隐于朝,如果寻求清净,也无所谓非要进藏,西藏不是灵魂的药,不会因为你去了一个自己没有去过的地方,见了自己没有见过的风土灵魂就升华到自己不知道的境界。安于自己的日常,在其中寻找内心的宁静,才是得以安宁度过这一生的良药。

新开端

一些事的开端总要有个由头,今天看微信公众号,无意间看到周国平一篇追忆好友郑正来的文章,颇有感触。周国平是研究哲学的学者,近年来因为写了不少散文名气越来越大,后又开了微信公众号、在线授课等等。有“男读王小波,女读周国平”的说法,虽然我是男的,也读过他不少文章和《尼采——站在世纪的转折点上》一书,感觉此人是中国现代研究尼采比较有学术成就大家了。他在文中借好友的口说出,因为忙于写散文哲学的学术研究搁置已久,虽说写作是兴趣使然,研究尼采也是兴趣使然,但连自己也说感觉有些“不务正业”了。

再看看自己,离当初自己给自己定的理想是不是也越来越远了呢?当初抱着大隐隐于朝的想法,通过生活和工作的阅历积累素材,妄想创作出一部伟大的作品,传与后世。但就现在来看,无论是绘画的技术还是文字水平都还停留在几年之前了,于是看到这边文章感觉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大学的时候博客刚刚兴起,自己也在歪酷开了博,以后便经常更新,有一些刚开始学习CG绘画、flash的作品,还有一些自己平时的思索、牢骚。虽然现在看来相当之幼稚,但细看下来可以看出自己的成长轨迹和思想的发展,恰如歪酷博客的slogan一样:“记录我们的时代”。不过现在歪酷上不去了,“翻墙”也不行,自己之前备份一些,也丢了不少,这都是后话。再后来新浪博客火了,一家独大,于是也申请了自己的新浪博客,但是属于专题博客,大多是大学毕业时玩MMORPG游戏的一些漫画类作品,也正由于这个缘由,为自己打开了另外一扇窗户,结交了很多绘画和不绘画的好友,这段时光和北漂的日子结合起来,也是分外灿烂,然后一直持续到自己返乡考到乡镇结婚生子为止。虽然2017年有更新,但上一篇年更的还是去年11月份的文章。所以从上大学到毕业来的这十几年,对于生活的思索一直这么断断续续,几次荒废。虽说现在就开始回忆人生或许早了点儿,回想之前的经历,虽不说大风大浪,也是长江南北、体质内外行走,有时也阅读、思索,但很少落实到文字上,也少了对自己这些年走过历程的思索。“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怠”,若是不及时回望总结,怕是在选择的路上越走越远,渐渐迷失自己,更难有进步了。

所以,借这个机会,回望一下自己所走过的道路,算是对自己的一个提醒,用最近的新思想来说,就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