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大型庭审的一些感悟

有些事情合理不合法

前段时间参加了一次大型庭审活动,犯罪嫌疑人60余人,律师70多人,庭审时间长达9天。通过这几天的庭审,了解了大型审判活动的一般程序,有一些感悟记录在此:

事情在发展的过程中,通过量变到质变转化,起初合理合法的事,慢慢变成了非法。渔民捕鱼较原始社会捕猎类似,捕捞许可证并未规定具体区域范围,只规定了一定海域,本着先到先得的原则,争抢网地、掠夺资源成为日常生产矛盾的主要原因,网地较耕地不固定,致使渔民比农民更“生性”,抢不到网地就捕不到渔货,日常生活就没有保障,所以会出现打架斗殴甚至出人命。

另外一点就是“无知”

无知是原罪,是导致最后受到刑事处罚的根源,此次被告人中大多是小学文化的农民,缺少对法律的认识,容易被人煽动和指使,被人利用。所以“知识就是力量”此言不虚。

公诉机关因为平时工作和犯罪分子接触,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容易被打击报复(相对公安弱一些),庭审过程中和被告人一同庭审,不见天日,身心疲惫,平时领取适量的加班补贴也是应得。

庭审过程是高强度脑力劳动,需要随机应变,具有较高的要求,需要逻辑思维能努力和语言组织表达能力,检察官是高级工种,权利较大,所以选拔任用有着严格的手续。

检方作为国家意志的执行者,并不像侦查机关那样,以定罪为目的,所以证据中机要出示指控犯罪的证据,又要出示有利于被告人的证据。法律是武器也是底线,公检法等政法机关是国家维护秩序和稳定的“刀把子”的制服是身份的彰显,也是对自身行为的制约,需要按照国家工作人员规范自身的言行。

法律上的诈骗罪的犯罪成本太高,诈骗保险、补贴等量刑较重,平时需要避免。

一般老百姓的犯罪成本过高,容易影响自身的前途,也影响亲人前途(公务员、当兵政审受影响),但对于黑社会内部人员则是功臣,伏法阶段给送饭、上钱,有的甚至保外就医,提供毒品吸食,出来后受到拥戴,是“英雄”,有赏赐,给买车买房,获利丰厚。

关于黑社会岁推崇的“义”字,只有放正放平才是正义,否则只是一小撮人之间的约束规则,是其分赃获得的“利义”。

法庭很多东西是有仪式性的,比如法袍、制服、法槌,法官的椅子,坐下的次序,离场的次序,都彰显着审判长的权威。

看完《我不是药神》后发现,检察机关能够对公安“不起诉”,真是牛!

修行之所(一)

以前阅读(大部分网上阅读)有个习惯,就是把看到比较有感触的段落、句子摘抄下来,贴到lofter的一个轻博客上,从2012年到现在也持续了6年之久,但很少回过头去看一看以前的积累,于是趁着有这个新的落脚点,不定期的摘抄出来,一是整理,二来回顾。今天是第一篇,主要是2012年的文章。

尼采《关于身体的美学》

路遥《平凡的世界》

《人生的路,是不是越走越难?》——纪念潘晓讨论30周年系列讨论摘抄

伯恩.霍加斯论艺术

莫言诺奖演说全程实录:《讲故事的人》

印度大使股儒吉的话

继续阅读修行之所(一)